鬼名鬼姓

  采诗

  对于“鬼”字,现代人的意识里似乎是比较反感的:有谁愿意用它来做人的名字和姓氏呢?不,至于姓什么,那本是承继老祖宗的章法,我等岂敢乱来?让你姓“贾”,你决不可姓“甄”。要说取名,叫什么不好,非得叫鬼,那不是活见鬼了吗?

  然而,古时候我们国人,委实有过姓鬼的。相传黄帝时有臣子鬼臾区(一作鬼容区),到了商代仍有叫鬼候的人。据说鬼姓即源于此。明代仍有姓鬼的,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中就收有“鬼力赤”。大概到了清代仍有此姓,徐珂的《清稗类钞》即载之。但是从我知道的当代姓氏调查的资料来看,当今大陆似乎还未见到有人姓鬼。

  我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姓氏达上万个,可是到了今天,人口越发庞大,姓氏却越发减少,据说仅剩5662个(常见姓仅有百家之多,这新百家姓已占汉族总人口的87%)。鬼姓之失传,当属其一。

  日本人在姓什么或取什么名字方面,思路奇特,心胸开阔,所以他们同姓名几率相当低。他们拥有世界第一的姓氏数量,12万多,他们姓得也很绝门,试举一些“鬼”姓吧:鬼岳、鬼冢、鬼斋、鬼泽、鬼田、鬼神、鬼武、百鬼、鬼王、鬼城、鬼小岛、鬼面山、鬼小角……不过,我们中国人过去也曾风光过,姓“鬼方”者有之,姓“鬼嵬”、“鬼”者亦有之,但是今天仅能从姓谱这种历史文献上一睹其尊容了。

  我觉得上古之国人在命名取字上,反而比现代人的意识开放得多。《史记·苏秦列传》中曾提到“鬼谷先生”,裴驷和司马贞的解释:“鬼谷先生,六国时纵横家”,“鬼谷,地名也。扶风池阳、颍川阳城有鬼谷墟,盖其人所居,因为号”。我们还知道,苏秦和张仪都曾拜师于鬼谷先生,向其学习养性持身和纵横捭阖之术,可见其人不凡。

  敝人孤陋寡闻,翻看了许多史书,才发现少许以鬼字命名的胆大者:

  1.周一良《魏晋南北朝史札记》第267页:“鲜于修礼起义部将有程杀鬼……北齐叱列平字杀鬼……樊逊传有梁州刺史刘杀鬼。北齐乡老举孝义隽敬碑有乡老孙啖鬼。隋白佛山造象题名有斋主梁啖鬼。”

  2.《魏书·罗结列传》载:罗结之子亦名杀鬼。

  3.《随园随笔》卷二十六“姓名之奇”条云:“名之可笑者,北齐有颜恶头,南唐有冯见鬼。”

  4.《宋稗类钞·方技》云:“张鬼灵,三衢人,其父使从里人学相墓术,忽自有悟见,因以鬼灵为名。”

  像张鬼灵、冯见鬼这两个奇特的名字,皆从积极的意思着眼,并未感到它的晦气,却有一种调侃的味道。程杀鬼、孙啖鬼则是避邪祛鬼的命名方法。此种命名方法,兴起于魏晋南北朝时期,这样明诏大号,亦显得轰轰烈烈,在我国命名史中实属难得。然而,施耐庵《水浒传》中创造的李鬼,其用心已完全从贬义出发了。似乎从此,鬼字在命名史中一落千丈。它的用场只是骂人或戏称而已,如刘体智《异辞录》卷一“丁日昌称丁鬼”条:“俗谓外人为洋鬼,因丁日昌熟于洋务,遂称为‘丁鬼’。”除此之外,谁还敢用它来正正经经地做大名呢?做做诨名还未绝迹。据《知堂回想录》云,沈尹默之诨名乃鬼谷子。

  今人似乎已经有了某种朦胧的突破:有作家笔名叫“老鬼”,据说此乃中学时的诨名,读来也甚感亲切。1992年底我在西安一家书店里闲逛,赫然发现一本漓江版的小书《古龙妙语》,其书的责任编辑竟叫“鬼子”,甚感其名新颖。有朋友曾劝其改改笔名而鬼子依然我行我素。我倒是希望他们能来得更大胆些,不仅要有效法古人的勇气,还要超越之。

  附记:

  此篇写好后,收到吾友于耀明兄从日本发来的电子邮件,日本有位姓佐藤的家长,为了标新立异,竟然给儿子取名叫“恶魔”。户政机关起初拒绝其申报户口,但是佐藤不服,向法院提出诉愿,最终司法机关裁定佐藤胜诉。

?